“后真相”時代,構建網絡輿情治理“共同體”

2021-09-09   來源:《社會科學報》第1769期第3版   作者:閆慈   點擊量:4961
【字體:

網絡輿情是公眾在網絡空間對現實社會中的各種現象、問題所表達出的信念、態度、意見和情緒的總和。相較于現實社會中的輿情,網絡輿情呈現出極速傳播、情景依賴、群體極化等特點。其內在的演變機理更易受多元主體在公共事件之上相互作用的結果影響,產生輿情的失真與變異。這其中也存在立場、利益、情緒等外部因素造成網絡輿情的不穩定和衍生事件的發生的情況。構建網絡輿情治理“共同體”,就是要適應“后真相”時代的輿論生態,打破常規定義中“上對下”和“主對客”的管制,形成主客體之間的互動和相互矯正,從而共同治理網絡輿情。

正視網絡輿情治理的問題

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89億,已占全球網民的五分之一,互聯網普及率達70.4%,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網民數量的急劇增加以及新媒體平臺的介入,導致網絡空間成為輿情爆發的集中地和初始地,表現出頻次快、影響大、范圍廣的特點。在當前網絡社會與風險社會重合的時期,網絡輿情治理面對的是層出不窮的公共事件,它們不僅是網絡輿情形成的關鍵誘因,更是影響社會情緒和現實矛盾的重要因素。特別是當公共事件觸發網民群體的極化情緒,在網絡交互的過程中,其輿情極易受到感染和操控出現失真變異并衍生出新的問題,一旦處置不當,就會造成公共輿論危機,對社會的穩定發展造成嚴重影響。

當前,我國社會正在進入高速發展期,特別是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背景下,矛盾風險交織、國際形勢多變,外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加劇,社會中的矛盾風險挑戰極易傳導、疊加、演變、升級。因此,網絡輿情治理面對的社會現狀發生改變,網絡輿情演化機理也隨之更迭。從輿情內容來講,聚焦領域已由教育、醫療、食品衛生、公務接待等突發公共事件轉向為更加具體和細化的群體事件,其中情緒主導型群體事件因其突發性和極強的破壞性,容易在相對集中的人群中擴散,形成利益驅動下的激烈行為,造成網民對事件評判的失真。從發展軌跡來講,網絡輿情不再以時間和空間作為演變行徑,而是在事件背景下,受到群體拉力、流量推力、現實阻力、利益摩擦力等各方社會因素影響,出現信息變異和真相缺失。因此,正視網絡輿情治理是網絡時代面臨的重要課題。

樹立網絡輿情治理“共同體”理念

網絡輿情由四個基本要素組成——輿情主體(輿情生產者、傳播者及消費者)、輿情客體(客觀事件及熱點話題)、輿情內容(對信念、態度、意見及情緒的反應)、輿情載體(傳播媒介平臺)。隨著現代社會網絡化和信息化的飛速發展,網絡輿論場已經成為改變我國社會輿論生態環境的重要場域。要在紛至沓來的信息浪潮中去粗取精、分辨真偽,有效治理突發公共事件網絡輿情,絕非一己之力能夠促成。

樹立網絡輿情治理“共同體”理念是順應社會發展和輿論附著在“群體之上”屬性的本然之舉。輿情的形成發展是社會性的,其存在的問題理應由主體、客體與載體共同施力解決,這才能推動客觀真相的如實表現以及輿論引導的理性牽引。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網絡輿情主體的組成結構趨向多元,傳統意義中以政府為主體的單中心管理已不適用。推動輿情發展變化的往往是傳播信息的媒體和引領信息走向的意見領袖,在以圏群輿論為代表的微信和以廣場輿論為代表的微博兩大平臺上,迅速聚焦網民關注,在兩者的不斷交互共融中,深刻影響著輿論場的生態。這其中還要特別考慮商業利益因素對事件與輿論的影響,在商業資本追逐下,客觀真相以及是非曲直更難得以還原。

“共同體”是走向良序善治的邏輯起點

對于網絡輿情治理來說,其最終目標即是形成最廣泛的共識?;邳h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和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進一步提出的“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理念的實施,多元主體參與社會治理的進程趨向成熟,這也是網絡輿情多元主體治理格局生成的重要原因??梢哉f,多元化已經成為互聯網社會的基本格局和顯著特征,在為輿情主體表達利益訴求、吸引流量關注、擴大社會影響、輸出價值導向拓寬渠道的同時也帶來了諸多輿論整合路障。

多元主體在共同關注的社會事項之上相互作用,形成了網絡輿情。然而,輿情并非實情,這其中夾雜諸多事件之外的因素,因為各方主體的趨利性與理念的多元化也是造成網絡空間失序的重要原因。網絡輿情治理共同體的建構基礎就是基于真相和公道的共識,單靠多元輿情主體相互制衡未必能獲得真相。通過強化“共同體”意識,將重疊共識置于主體差異認知之上,就能形成既包容理性分歧,又協調多元訴求的網絡輿情治理模式,最終推動多元輿情主體走向良序善治和社會輿論的整合統一。

總而言之,構建網絡輿情治理共同體就是從現代治理理念出發,以“社會治理共同體”為依托,以“治理”取代“管理”,在多元主體超越私利的相互作用下,清醒認知輿情產生背后的力量角逐,從而在協商交流中獲得共識,讓認知與情緒歸于平和與理性。通過強化“共同體”意識,不斷聚合多元主體的“統合性”與“整體性”,共同疏導和治理網絡輿情,彰顯事實本身的來龍去脈和是非曲直。這也是“后真相時代”營造網絡輿情的善治生態以及筑牢網絡空間客觀公正輿論場域的基礎所在。

(作者系河南省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文章為社會科學報“思想工坊”融媒體原創出品,原載于社會科學報第1769期第3版)








責任編輯:璇子

一区二区三区影院在线午夜_一区二区三区亚洲中文字幕_一区二区三区亚洲第一页